www.2138a太阳成·主頁欢迎您 网站地图

 
 
 
 
当前位置:首页 >文化沃野
 
当时明月
来源: 高艳 发布时间:2021-09-18
  

  春日的月是温煦的梦,夏日的月是喧嚣的歌,秋日的月温凉如水,冬日的月清冷冰洁。“小时不识月,呼作白玉盘。又疑瑶台镜,飞在青云端。?”儿时的朦胧记忆,总像是被渡上一层滤镜的万花筒,又如月色中床栏外天青色的纱幔,被夜风轻轻拂起又落下,闹也似的撩在人的心尖上,不觉痒痒地憧憬起,似是失而复得,缓过神来却已是指间流沙。
  最初是在老房子门前,近前没有一株树,却有一张水泥制乒乓球台。等盛夏的暑气渐渐散去,各家各户都已早早地吃过了晚饭。一边搬出自家的凉床,左邻右舍还要互相招呼几声,道几句白日里头发生的或是纯真孩童无知的玩笑话。我家四口人,两大两小,爸妈还得在凉床周边拼上两条长板凳,或坐或躺地齐齐爬了上去。我和弟弟躺在上面,最爱听爸爸讲《三国演义》,也不知道来来回回听了多少遍,只记得这样的故事充斥了整个夏夜。他讲得可真有趣,我瞪大着眼睛望向头顶的天空,月影里是奔腾而过的千军万马,但身旁送来清风的却不是摇着羽扇的诸葛孔明,而是妈妈有一搭没一搭地摇着老蒲扇。
  住老房子的时光在我年幼时,影影绰绰只有些浅浅的记忆,没过两年我们便住进了新房。新房有两层,夏夜纳凉活动便从门前搬到了楼顶天台,老蒲扇变成电风扇,娱乐节目也从讲故事变成了观看电视剧。不变地是凉床,还有一家人的欢乐时光。
  那时候我们上学是自备桌椅,学校放假,为防止丢失和损坏是要各自把桌椅搬回家,开学再带回学校。一到暑期里,在天色初暗的时候,爸爸便提前把放置在阁楼里的课桌搬一张到天台上去,然后依次接好插座、架好天线、摆好电视和风扇,一切就准备就绪了。我们吃罢晚饭,各自洗漱完毕,上楼等待电视节目播放。有时候妈妈在楼下洗碗,电视马上要开始了,我和弟弟还要扯着嗓子叫唤她。犹记得有一年每天晚上播放曹俊演的《真命小和尚》,全家人都爱看。
  电视节目结束后,哈欠也一个接一个起来。也有意犹未尽的时候,我们便躺下来看璀璨的星空:哪颗星最亮、哪些是北斗七星、月亮里的影子是嫦娥还是玉兔?那时,我和弟弟还不知道天上一闪一闪移动的是夜行的飞机,只当是流星,巴巴地目送它们消失在视线里。渐渐地,随着夜越来越深,我们在凉爽的夜风中,在喧嚣的蛙声和虫鸣里沉沉睡去,等到早晨一觉醒来,却已经睡在了自己的床上。
  夏夜纳凉的活动也随着父母忙于生计,我和弟弟渐渐长大、开始上学、开始疲于应付学校作业,而在某一年戛然而止。但我爸是个惯会捉弄小孩的人,换牙期逗弄我们逢人展示自己缺掉的门牙,每年中秋节又告诉我们吃月饼的正确方式是看一眼月亮吃一口月饼,大约小孩都是很好骗的。就这么骗着骗着,只要我们在家,每年中秋节上楼赏月倒成了例行公事一般,大约再也找不到比楼顶更绝佳的赏月位置了。
站上楼顶,便能尽情地游目骋怀。远处青山的轮廓在明亮的月色里若隐若现,近处的树丛俯首帖耳趴卧于脚下,万家灯火如同漫天的星辰点缀着人间,记忆里的一切都如水墨画般呈现。
  我房间北面一侧有块不算很小的池塘,刚搬到新家没多久,妈妈从外婆家那边移栽了一些莲藕过来,没两年便长满了整个池塘。夏夜花香四溢的时候,我写完作业总喜欢倚在窗前,每当一阵风过,总要拼命将那些夹杂着花香味的空气吸进胸腔。香,真的很香!
  月夜闻花香这件事,后来我在书中学到一句诗:“月华当户白,何处递荷香?”读到的刹那,忍不住惊叹,这与我所处情境可谓别无二致!池塘在北,窗在东,我初闻花香,想探头去看,却总也看不到,只能借着美丽的白月光,感受那一片美好存在。朱光潜曾语“眼见颜色,耳闻声音,是感受;见颜色而知其美,闻声音而知其和,也是感受。”不过如此。
  月光如水,在我的梦境里静静流淌,在岁月的流逝中酿就了一池馥郁的往事。

 
 
  
 
 
   
版权所有:中基发展建设www.2138a%E5%A4%AA%E9%98%B3%E6%88%90有限责任公司
网站备案:京ICP备09039025号
地  址:北京市顺义区机场东路2号中国冶金地质4号楼
官方微信